友情链接:1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网址 百家乐网 澳门百家乐网 博彩公司 澳门博彩 博彩评级 网上赌博 888真人赌博 线上赌博平台 澳门葡京赌场 澳门永利赌场 葡京赌场 新葡京娱乐 新葡京网站 新葡京网 威尼斯人娱乐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网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澳门新葡京官网 百家乐网址 百家乐官网 新葡京开户 澳门新葡京开户 新葡京客户端 新葡京会员注册 澳门新葡京会员注册 澳门新葡京手机app下载 澳门新葡京娱乐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澳门新葡京网址 澳门新葡京网 澳门新葡京游戏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网址 澳门新葡京官方网站 澳门新葡京网站 澳门新葡京开户 澳门新葡京 澳门新葡京注册 澳门新葡京赌侠诗 澳门新葡京国际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注册 澳门新葡京app 澳门新葡京捕鱼王 澳门新葡京捕鱼 澳门新葡京网上娱乐 澳门新葡京真人娱乐 澳门新葡京投注 百家乐网页游戏 真人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 百家乐网 百家乐官网 百家乐官方网站 网上百家乐 百家乐网址 澳门百家乐网址 线上百家乐
【妖言惑众系列】半面妆 - 小说故事 - 云窗雾阁 - Powered by Discuz!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云窗雾阁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318|回复: 12

【妖言惑众系列】半面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5-7 21:1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文一篇.算是给大家的见面礼吧.



A.初遇。

刚认识苏沐木的时候,刚好是五一小假期。

我喊他为“沫木”。他对着我抗议“不是沫木。”而我依旧我行我素。.

我说:“我没有工作,住在一栋很大很大的房子里。非单身,却是一个人。”他说:“那你靠什么生活?”我回答他:“找个有钱的男人,让他养我。”

他在那里沉默许久,似乎对我所说的话深信不疑。

他对我说:“我养你,虽然我没多少钱,但还是把你养得起。”

我在这端笑了,他居然信了,而且还说着这能让我小感动一把的话。


B.音乐。

已经是凌晨3点多,疲惫至极,眼睛酸涩,我却毫无睡意。透露着唯一光亮,便是我眼前明晃的电脑屏幕。

房间,空空荡荡,流淌着Sinead O'Connor一首名为《A Perfect Indian》的歌。

空灵,又如此优雅。

忧伤,又如此娴静。

她的歌声似乎总嵌入我的灵魂深处,将我飘渺的轻柔摇曳。我喜欢听她那宛若天籁般的嗓音,有着穿过骨头抚摸你的魅力!

我问沐木:“你会唱歌吗?”他在彼端说:“会。”我笑了,说:“很好。我喜欢会唱歌的男子。因为可以给我唱很多好听的歌。”

这样说着的时候,我又把音乐声开到最大,顿时整个房间里充满了这首歌简单配乐和空灵的声音,我对着沐木说:“下了。我要睡觉了。乖,可爱的男孩,你也早点休息。”

随后关闭了聊天框,闭上眼睛感受着Sinead O'Connor细腻忧伤的吟唱。

良久。下床。给自己点了根烟,站在阳台遥看远方。

我不知道接下来的自己会做什么,想做什么。生活中的我,总一副事不关己的淡漠姿态。

偌大的空间里只有我一个人的身影,空寂而忧伤。我在想,那个可爱的男孩,是否如我一般失眠于这个夜晚?

C.共鸣。

事实上,除了上网,我真的无所事事。

白天,我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睡觉。有时候,我会害怕自己有一天就这样睡死了过去,如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苍白,冰冷,没有言语,也无思想。

和沐木聊天,常常会让我大声的笑,有时也会被他小小的感动着。

在这个小假期里,我已经知道他是一个小我几岁的男孩。有着一份很好的工作,写得一手好文,会唱很多好听的歌。

我的快乐是因为,有时候觉得他真的很可爱,也很能与我引起共鸣。

比如,他会在给我唱歌的时候,更改掉里面的歌词,换上我的名字。比如他在我给他传去一首我喜欢的音乐时,他会很惊讶的叫着,这也是我喜欢的。


D.彼端。

我想我在网上唯一一个可以聊天的朋友就是苏沐木了。他宽容着我的任性及放纵。有时候也会跟我小小的暧昧一把。

那个夜里聊天的时候,他突然问我:“亲爱的,你饿了不?”我说:“还好。”“我在吃花生。来,张嘴。我喂你。”他在彼端轻柔的说。

我闭上眼睛,想象着他喂我时的情景,心里就突然温暖了一下,那温暖,轻轻的流淌直至渗透进我心脏的位置。

沐木在又一个寂静的夜里,给我发来了一张他的照片并对我说:“看看这个喜欢你的男人。”

照片上的他是个清秀瘦削的男人,脸上有着阳光般的朝气。看着看着,我突然有了一种想见他的冲动。


E.灵魂·身体

就在那天决定去看沐木的那天,安楠过来了。他说:“明天我要去香港开会,老婆和孩子也一块去,大概要去一周左右。”当他问我想要什么礼物时,我微笑说:“只要你送的,什么都好。”

那个夜里,我跟安楠在那床上翻滚时,我的脑海里竟是沐木的容颜。第一次,我的眼角流下了泪滴。

安楠喘着气问我:“怎么了,宝贝?”我在他身下随着他的旋律扭动着,不说话。双目轻闭,我想象着我是在沐木的身下游动。这样想着的时候,我的嘴角开始发出呻吟。

激情过后,整个房间里留下的是一片yinmi气息。

我躺在苏楠的怀里,抚摸着这个比我大七岁的男子的身体。我知道眼前这个男子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是的,没有任何关系。我不爱他,一点都不爱。

他占有了我的身体。灵魂夺不去。


F.梦魇。

凌晨。身旁已是空空如也。我爬起打开了电脑。一登陆ICQ。入眼的便是沐木跳动的头像。

“晚儿。你去哪了?我很想你。在你消失的这47个小时里,我突然发现,如果没有了你,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我是什么样子。”

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清晨。一位女子在看到这条消息之后,笑得格外灿烂。

火车票是在出去逛街的时候顺手买下的。距离开车还有半个小时。我空空如也,什么也没带,就这样奔赴一场未知。

在候车室的洗手间内,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头妩媚的微卷长发下是一张眉若青黛的脸庞,不施半点胭脂。

真好。没人知道我的内心已苍老。

火车上。我就这样睡着了。梦里,沐木和安楠的脸,以及我那不知为何被剪短的头发,相互交叉着徘徊在我的梦里。剪下的落发根根缠绕着我,几乎呼吸不过来……


G.苏醒。

抵达成都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空中下着雨,阴冷而潮湿。我到达沐木的楼下时,浑身已湿透。沐木不在家,我蜷缩在他的门口。无视着过往的邻居,就这样等待着。

迷迷糊糊中,被人叫醒,睁开双眼,看到的便是那张熟悉的脸。我几乎用尽所有的力气将他抱住,生怕这只个梦,醒来便是空。

沐木说:“我的小妖精,你来了。”随后,同样紧紧回抱着我。靠在他的肩上,我闻到了一股久违了的肥皂香。

我发现我的内心开始苏醒起来,并且呈活跃状态。我知道,那是快乐的因子。

那一个晚上,我们做爱了。我想和他做,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体陌生而温暖,有着年轻男子特有的健康和活力。那种感觉很好。

我希望他可以再来,一次又一次,无法停息。

我对沐木说:“你的贞洁已被我夺取,你就是我的了。你已经无法后悔了。”这样说着的时候,我调皮的手指在他的身体上画出一个个圈。

沐木一把抓住我的手,很认真的对我说:“那你就要对我负责,不许抛弃我。”随后便是又一场激情的演绎。


H.所谓幸福。

清晨醒来,他已经去上班。我跳下床,拿起一件他的白衬衣套在身上。客厅里的桌子上放着还温热的牛奶,旁边是一些面包片,还有一张纸条。

“亲爱的,你醒来了。吻你!

我去上班了。牛奶凉了去厨房热下,那里有微波炉。

晚上我会早点回来陪你。乖。

你的木。”

我把纸条贴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闭上眼,微微抬起头,用力的深呼吸了下。真好,空气里有幸福的味道。

我在家里给他洗衣服,然后给他阳台的花浇水,看他的杂志,听他的音乐。在他晚上下班回来前做好饭,等他回来。我们一起吃饭,然后出去散步或者干脆什么都不做,腻在床上。这样的日子平静而简单,却幸福着我们两个。

美好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易逝。在沐木那呆了4天,我要回去了。临别的时候,沐木问我为什么,而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说:“晚儿,你该明了我对你的一片真心。我说过,我可以养你,虽然我没多少钱,但还能养得起你。”

我没有泪,谁又会知道我心在滴血?

对于我这样的女子,对待感情,应该是淡漠的。

不是淡漠,也应该假装淡薄。

I.决定。
  
当脚步再次踏进熟悉的城市,推开熟悉的家门时,家里的电话铃恰好响起。

是沐木。他说:“晚儿。我要你。我要你做我的妻。让我宠爱你一辈子。”

彼端的声音如阳光般,将我的内心填充的满满。我丝毫不怀疑他的真心。我知道,这个男子,是可以让我依靠一生的。

我在电话里问沐木:“我这样的女子还可以拥有幸福吗?”

反复在自嘲。

沐木很坚定的回答:“晚儿。你会的。因为我爱你!”

“你不介意我那些陈旧不堪的过往吗?你确定你能给予我幸福吗?”我哽咽着问沐木。

“我不介意。我爱的是现在的你,我知道我不能给你很好的物质生活,但是我可以给你简单的一辈子的爱。”沐木在那头很认真的回答我。

听到这些,我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的流淌下来。是的,我听到了沐木向我求婚的声音。

可我却变得害怕起来,我开始对着沐木咆哮:“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为什么要爱上我?我不值得你去付出去爱啊?”

我软弱无力地蹲下去,他的样子就这么清晰地出现在我脑海里。

瞬间,泪如雨下。

“晚儿,你别那样。你那样只会让我更加心疼你。我想你安好。想你可以幸福。想我们可以一辈子厮守在一起。”沐木的声音开始低沉焦急起来,他说:“晚儿,等着我,我一定要带你离开那里。我一定要给你幸福。”

听着沐木那坚定的话语,许下的诺言,我在那个暗黑无声的夜里,为自己作了一个的决定。

最后的决定。


J.离开。

安楠回来的那天,我拒绝着他的亲热,甚至连最简单的拥抱我也躲闪着。

安楠说:“你是不是有男人了?”我盯着他说是的。

他说:“你想离开我?”我依旧说是的。

他笑了,笑得很大声。

他说:“晚妖,你在跟我开玩笑的吧?你看你现在这样,又有几个养得起你?你一件衣服就要好几千甚至上万,一出手就连一瓶香水也要千儿八百的,你以为外面真有那么多有钱的男人可以供你如此挥霍啊?”

我没有回答他,只是很坚定的说:“我要离开这里。离开你。”

“你真的想清楚了,决定要离开我吗?”安楠点了根烟,就那样微笑着看我。

眼前的男人,突然让我惧怕起来,我听到自己的骨骼发出颤抖的声音。晚儿不怕。我不是一无所有。我还有沐木。那个爱我的男子。我在心里如此对自己说。

我向后退了一步,依旧坚定的说:“是的。我不会带走任何东西。我只要离开。”说完,我转身就向门口走去。

安楠一把逮住我,说:“为什么?我供你吃供你穿,这么多年,我也没有为难过你。可你为什么还是要离开我?”

我狠狠的推开他,对他吼道:“你什么都满足我,却给不了我要的爱情和幸福。”


K.电话。

不知何时,天空下起了大雨,我奔跑在大街上,我要给沐木打电话。我要告诉他我自由了,我可以为他放弃所有,我也愿意嫁给他,跟他过一辈子简单安静的生活。

我看到马路的对面有电话亭,我飞跑了过去。我可以清楚地感觉到我心跳得有多快,我知道那是在欢呼自由的快乐旋律。

然后我看到眼前有刺眼的光芒,来不及呐喊便没了声息。

一声刺耳尖锐的急刹声过后,片刻四周堵满了人群。一个浑身污血的女子,从大卡车下慢慢的爬了出来,满身血迹,披头散发。

我奋力地冲进电话亭,拿起来电话,拨了那串熟悉的号码。对面响起沐木的声音:“喂,你是谁?怎么不说话?”

“我是晚儿,你的晚儿,沐木是我,我自由了。”

“喂,喂,喂,怎么没声音呢?”

围观的人群中,有人开始拨打120。我回头,看到自己的尸体,赫然在卡车之下。








版权所有.不得转载______妖言惑众.2009.05.05
发表于 2009-5-7 21: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新朋友
发表于 2009-5-7 21:3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你的文字,期待精彩继续。
发表于 2009-5-8 11:35:47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真好,精华了!
发表于 2009-5-9 08: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结局有些苍凉。问好妖精。见到你真好。
 楼主| 发表于 2009-5-10 21:3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的帖子

结局是挺让人郁闷的.呵呵.故意而已.看过便罢 抱抱.真的好久不见了.
发表于 2009-6-11 12:01:27 | 显示全部楼层
结局虽然苍凉,凄美,但也许是最好的结局,也是是人心的逃避和恐惧。
发表于 2009-6-30 22: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悲惨的结局总让人记住
发表于 2010-12-13 15:57:11 | 显示全部楼层
改个结局就好了
发表于 2010-12-13 20: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改个结局就好了
柳絮飞舞 发表于 2010-12-13 15:57

不是所有的故事都是喜剧。
发表于 2012-9-17 18:54:0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他们结合了,如果,他们有彼此的爱人,如果,唉
发表于 2012-9-18 06:14:24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吧,来个人鬼情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云窗雾阁 ( 苏ICP备12033545号,公安备32080202000117  

苏ICP备12033545号 苏公网安备 32080202000117号

GMT+8, 2017-8-18 15:00 , Processed in 0.27411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